用青春谱写极地考察新篇章

来源《新文化报》

颁奖词
  在过去的2019年,年度流行语是“我太南了”。而最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是吉林大学南极科考队的队员们。
  会有地方比南极更南吗?会有工作比南极科考更难吗?那是身体与智慧的考验。吉林大学的年轻学子,用他们的光荣与梦想,去续写那人类群星闪耀的时刻。

  获奖感言(吉林大学南极科考队领队、建设工程学院副教授张楠代表):此次被选为“感动吉林”年度十大人物,我及我们吉林大学南极科考队感到十分荣幸。我们只是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我们始终坚守为我国的极地钻探装备研发和勘探事业尽一份力,以及努力赶超极地钻探强国的初心,把自己的职业生涯和满腔热血投入到极地考察工作中。韶华不负,我们新一代中国极地钻探人要用我们的青春谱写中国极地考察的新篇章。

  2018年11月,吉林大学科考队的队员从长春出发,开启了2018~2019年度中国第35次南极科考工作。2019年2月,吉林大学师生首次在中国南极中山站附近冰盖成功实施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重大仪器专项项目———“极地深冰下基岩无钻杆取芯钻探装备”的现场应用与试验,成功钻穿近200米东南极冰盖,获取了连续冰芯,钻取了冰下基岩样品。这是东南极60年以来的首支冰下基岩岩芯样品,中国由此成为继俄罗斯、美国后第三个拥有此项技术与装备并获取南极冰下基岩样品的国家。2019年3月12日,经过131天、3万海里航行,科考队6名师生载誉归来。

张楠:
在南极冰盖上吃火锅过春节
  张楠不仅是吉大建设工程学院的一名副教授,更是一位五赴南极的科考队员。
  张楠是和同事们在南极度过的春节。他们没有选择回中山站,而是在南极冰盖上吃火锅一同度过。
  在南极进行科考,可以说随时随地都存在危险,暴风雪、冰裂缝还有白化天,有时高原反应也会对人造成伤害。他常常对同事和学生们说,作为国家科考队的一员,肩上不再是个人利益,而是祖国荣耀。“这是每位极地工作者都具备的使命感和情怀。”张楠说。

范晓鹏:
队员都有不同程度的冻伤
  南极到底有多冷?副领队范晓鹏说,“零下40多摄氏度的平均气温,比想象中的还要冷。”哪怕是白天,平均温度也要在零下30摄氏度到零下35摄氏度。“我们每一位队员都有不同程度的冻伤。”

李星辰:
自己经历过才知道有多美
  博士研究生李星辰是首次参加南极科考。身为一名南极科考队的“新兵”,小伙子在未出发前就对极地的美景心驰神往。“之前都是从去过南极的老师和学长们那里听说南极是多么壮美,多么漂亮,有极光、有广袤的大海、有壮丽的冰山……但是自己现场经历过,发现更是另一番景象,让人惊叹大自然的神奇。”

武威:
看企鹅就是工作之余的乐趣
  武威也是第一次去南极,除了南极的环境,那里的小动物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南极的海边,企鹅不时出现在站区周边。“远远地看着这些可爱的小动物,就是我们工作之余的乐趣。”

刘昀忱:
得到怀孕妻子义无反顾的支持
  第一次参加科考的刘昀忱接到参与南极科考任务时,妻子已经有了四个月的身孕。“我走的这段时间,正好是她非常需要人照顾的时候,要走这么长时间,心里有担忧和难过。”刘昀忱告诉记者,他没有想到,当自己把这件事告诉妻子时,却得到了妻子义无反顾的支持。几番挣扎后,在妻子的鼓励下,刘昀忱决定加入这次南极科考。南极科考队凯旋,刘昀忱也迎来了宝宝的出生。“我能赶上孩子出生,我们的考察任务也圆满成功,有一种双喜临门的感觉!”

鲁思宇:
95后克服了寒冷和缺氧
  鲁思宇是个95后,是吉林大学南极科考队中最年轻的一位。他说:“在南极最大的考验就是寒冷和缺氧,在众多老师和前辈的帮助下,我用自己的意志克服了这些困难。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成长和历练。”